蒋维天等人离开剑蜀山庄,长老们立刻吩咐剑蜀山庄弟子,收拾乱七八糟的院子。

目视塌毁的房屋,剑蜀山庄众弟子无不在心底咒骂周兴云,这浪荡子回剑蜀山庄才几天?就给他们带来一堆麻烦。现在可好,庭院周围的房屋全部倒塌,马上过年都不得清闲,要把屋子重新建起来。

“云儿,也去帮忙收拾。”杨琳喝令让周兴云去打扫院子。

何太师叔等剑蜀山庄长老,大都知晓周兴云乃当今太子少傅兼一品大驸马都尉,身份尊贵无比,所以没让他帮忙收拾残局。杨琳则不一样,她是他老妈,蒋维天因他来剑蜀山庄搞破坏,事后自然要他负责打扫。

“娘,昨晚我一夜没睡累坏了。”周兴云厚颜无耻的说道,穆寒星闻言真想咬他一口。

剑蜀山庄的长老们,难得关照他一次,没让他帮忙干苦活,老妈就不能放他一马吗?

“还好意思说!”杨琳冷眼一横,吓得周兴云虎躯一震,赶紧跑去搬砖。

“们该休息的休息,千万都别去帮他。”杨琳转向维夙遥等女说道,着重是对穆寒星讲。

说罢,杨琳转身去找何长老,商议相关修缮剑蜀山庄庭院的事,准备带点人下山购买物资。

周兴云蹲在破茅屋下捡砖头,长老们让剑蜀山庄弟子清扫破屋,将能回收的东西回收,能保留的东西保留,实在没法用的,则扔到后山挖坑埋了。

由于杨琳叮嘱少女不准帮忙,说这是对周兴云惹是生非的惩罚,导致维夙遥想帮却不敢帮。

金发少女目视周兴云可怜巴交的蹲在墙角搬砖,真是于心不忍好心酸。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周兴云这时候倒是机智,切换成‘线下’模式,频频亮起汪汪双眼,希望少女们能过来帮他一把。

只是,维夙遥前前后后来回度步三五次,很想去帮忙却不敢去帮忙,深怕杨琳说她不孝道,违反婆婆教诲。

不过,就在少女们筹措怎么去帮周兴云的时候,娆月妹子大胆的站出来,公然违抗杨琳叮嘱,笑眯眯的来到周兴云身边帮忙干活。

娆月妹子很有良心,不顾杨琳告诫,义无反顾的站出来。看来在小狐狸心底,周兴云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娆月妹子的好心,却让周兴云欲哭无泪。为什么呢?小妖孽确实过来帮忙了……帮倒忙!

周兴云需要回收塌陷的砖头,将其搬运到后院储物室门口,这是一份苦力活,所以他机智的耍聪明,蹲在墙角捡了半天,怀里还是抱着两块砖。

可是,娆月妹子走过来,就像捡果子一样,三下五除二的往周兴云怀里塞了十块砖,明摆是捉弄他玩。

周兴云想要的帮忙,是少女们心疼他,陪他一起搬砖,他搬十块砖,妹子搬三块,大家欢声笑语的干活,轻松愉快且不累。

娆月的帮忙,却是捡起石头砸他脚,我帮捡砖头,自个儿搬去后院,这岂不逼着他好好干活吗?

“亲,我帮擦汗。”这才是娆月美眉想要的‘帮忙’,一边挑逗周兴云,一边帮他擦擦汗,美滋滋很愉快。

不幸中的万幸,娆月妹子带了个好头,少女们瞧她义无反顾的帮周兴云,赶紧就围过去替自家未来夫君分忧。于是乎,周兴云得偿所愿,怀中的十二快砖头,眨眼平分了出去。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还有个天生神力的韩霜双助阵。

小呆妞瞧大伙忙碌起来,很自觉就加入队伍,结果周兴云都不用出力,韩霜双一个人就扛起所有人的活儿,将整个破屋碎岩碎瓦打包带走。

这才是如假包换,大自然的搬运工!

周兴云等人如火如荼的收拾庭院,工作效率几乎是所有剑蜀山庄年轻弟子的总和。当韩霜双面不红气不喘,一次又一次搬运重物回来,周兴云终于忍不住,提出个很下流的要求:“霜双姑娘,我能摸一下吗?就一下!”

“!!!!”少年少女闻言一脸错愕,不知道周兴云脑瓜是否被砖头砸了,突然变得神经兮兮。

然而,更让人无语的是,韩霜双居然睁着无邪的大眼睛,呆萌的点点头:“嗯。”

敢情小呆妞觉得,被人摸一下无伤大雅。

“云哥要摸哪?”秦寿不耻下问。

“滚开!我没想象那么龌龊。”周兴云真服了秦寿,被乌河帮关笼子两天,现在还有精力跟着他们溜转。

周兴云突发奇想,要摸一摸韩霜双,是因为少女金刚不坏很无敌,但皮肤看起来却水嫩水嫩,仿佛一搓就破。

根据他所收集的情报,韩霜双是个硬气功高手,任何刀枪棍棒都对她不起作用,然而,她的肌肤却软乎乎,完全看不到一丝肌肉,捏起来的感触……

“嗯。很棒,和夙遥的一样,柔韧光滑细腻,根本没有一点硬手的违和感,这硬气功怎么练的?”周兴云抓住韩霜双手掌观摩,从掌心开始捏到胳膊,感觉她的肌肤吹弹可破,和普通的少女没区别。

对于周兴云的疑问,韩霜双木纳的摇了摇头,仿佛在说她也不知道,总之天生就这么牛掰。

就在周兴云乐此不疲的揉捏韩霜双肩膀,感叹少女身材棒时,耳边忽地传来一声抱怨。

“师兄!我们为什么要帮这家伙收拾烂摊子。看他就知道玩乐,根本没帮忙干活。”某个剑蜀山庄弟子愤怒的将砖头砸地上。

敢情他见周兴云和美女打情骂俏,心理极度不平衡了。再则是,周兴云虽然在干活,效率也非常高,但他基本上没干,少女们只是把破烂的东西扔推车上,然后由韩霜双一力承当。

说白了,韩霜双一个顶一百个,周兴云等人只是跟在她身旁谈笑风生,到现在汗水都没流一滴。

“我干不干活关屁事?现在能把我怎样?”周兴云有恃无恐,他虽然没干活,但他们干的活,比任何人都多。

再则是,他现在武功相当犀利,有底气,不惧剑蜀山庄弟子来找麻烦,对方要敢动手,绝必吃不了兜着走。

“师弟别冲动……”另一名剑蜀山庄弟子,赶紧拉住看似愤愤不平,要找周兴云麻烦的师弟。周兴云身边高手如云,本届少年英雄大会八强中的四人,都护在他身边。

剑蜀山庄弟子真不明白,穆寒星等美女,怎么会跟周兴云搅在一起,昨晚上穆寒星那悲鸣声,瞬间让他们半夜惊醒躁动难受。

今早上剑蜀山庄男弟子,双眼全都布满红丝,显然睡得很不安宁。

剑蜀山庄弟子很无奈的发现,他们还真拿周兴云没辙,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想协助蒋维天,把这剑蜀浪荡子的武功废了,让他一辈子生活不能自理,到时候看还有哪个女子愿意留在他身边照顾他。

由于周兴云一回剑蜀山庄,就是非不断,把大家搞到不得安宁,导致山庄弟子们天怒人怨。

好就好在,周兴云早已习惯他们的白眼,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

以前日子那么苦,他都能忍辱负重熬过来,如今身边美女如云,还有几个讲义气的无赖弟兄,周兴云更不会在意剑蜀山庄弟子们的眼光与评价。

周兴云已经打定主意,过阵子搬完砖,再找寒星美眉鸳鸯浴,地点便是他以前住的男舍小茅屋,让剑蜀山庄的牲口们羡慕妒忌恨去吧……

打扫庭院的工作进行十分顺利,周兴云忙忙碌碌一下午,残破不堪的院子,已整理的井井有条。

对于剑蜀山庄门生而言,剑蜀山庄的庭院被毁,或许是一件很鲜有的事。但对于周兴云而言,那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知道,他在京城的官邸,一个月就被人毁坏三次,因此他用自身十分丰富的经验,轻车熟路就把庭院整理干净。

由于周兴云和剑蜀山庄年轻弟子合不来,他们在打扫庭院的时候,自觉的分开工作。周兴云负责左边,剑蜀山庄年轻弟子负责右边。

等到下午时分,杨琳下山购买物资回来,只见周兴云把他负责的左侧破屋,打扫的一干二净,能回收利用的物品,也层次分明的摆放在一旁。

反观剑蜀山庄年轻弟子,虽然人多势众,却连一半工程都没有完成,而且许多能回收的家具,都被他们当做垃圾扔后山去,而一些不能再用的东西,却乱七八糟的堆叠在屋外。

看到自家孩子越来越成熟,杨琳也不好再说他什么了。

维夙遥等女察觉杨琳回来,深怕婆婆骂她们不听话,擅自去帮周兴云干活,结果纷纷停下手,假装只是在旁陪周兴云,实际上并没有帮忙。

“夙遥干嘛?那柜子还能用,扔地上做什么?快搬到推车上……”周兴云还在指手画脚。

“娘回来了。”维夙遥小声告诉周兴云,杨琳回来了,她们心虚不敢乱动,等她走了后再帮忙。

周兴云拍拍手站起身,亲密的搂抱金发少女:“我娘还不是娘。”

“我……我又没说不是……”维夙遥十分害羞的小声回道,双手十指点点,被周兴云一番话弄得既开心又羞涩。

维夙遥是个孤儿,从小便向往拥有父母,今天的她算是梦想成真,不仅有了喜欢她的人,她所爱的人,还有了关心自己的家人,孤独与寂寞,早已不知不觉中远离她去。

维夙遥真的无法想象,现在的她失去周兴云,还能否独立生活。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