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鬼气,苏凡的攻击根本就无法对鬼魂造成伤害,除了使用火焰骷髅和雷劫之外,别无他法。

火焰骷髅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同时对付上千只恶鬼级的鬼傀儡。

雷劫的话又太过强大,在这种狭小的地方使用,不但这些鬼傀儡会受到影响,王秉轩和四恶鬼也会因此魂飞魄散。

“希望它能撑到杀完最后一只鬼傀儡吧……”苏凡喃喃道。

好在经过他不遗余力的轰击,没过多久,长廊便被清扫一空,血腥水池里也不再冒出新的,想来是被彻底清扫干净了。

整个空间里飘散的都是鬼魂碎片,落到地上、水中,化作尘埃,宛如大雪纷飞的冬日广场。

苏凡呆呆地站在长廊中央,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秉轩安慰道:“苏先生,别太难过了,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哦,我没有为这件事难过,我在为我的夜魔袍难过。”

苏凡把身上全是破洞的袍子拿下来,哭丧着脸说道:“这件袍子的鬼气所剩无几了,恐怕再承受我一拳就没了,要是现在再来个怪物,恐怕就得靠你们了。”

在鬼界,只有拥有鬼气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他不能把鬼气彻底消耗干净。

毕竟接下来,就到了鬼界真正恐怖的第五层,要是以一个人类身份出现在哪里,恐怕要遭到诸多不便。

美女乌黑长发一泻如瀑布好清新

……

巨灵鬼界。

熊筱鬼帝的王座面前,站立着两道鬼影。

蒋厉和卫囚。

“熊筱鬼帝,你先前跟我说王秉轩一伙在你们这里出现了,他们人呢?”蒋厉沉声问道。

熊筱鬼帝没开口,身旁的独臂判官却开口了:“王秉轩?他们现在被我们鬼帝关在幽邃长廊里,经受一千只恶鬼傀儡的围攻呢。”

“一千只?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多?我记得薪魂大帝不是只给了你们一百只吗?”蒋厉冷声道。

闻言,熊筱鬼帝瞪了判官一眼,那判官知道自己多嘴,急忙改口道:“对不起,在下刚刚口误了,确实是一百只,确实是一百只。”

蒋厉沉声道:“一百一千都能说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那怎么会呢,嘿嘿嘿……”

“别纠结一百还是一千了,哪怕就是十只,也够那些家伙喝一壶的了。”

卫囚懒洋洋地说道:“何况最后还有一只九劫散仙傀儡,听说在上界还是一方宗主,恐怕他们现在已是凶多吉少咯。”

“可是薪魂大帝说最好留活口,要不我们现在进去看看吧?说不定王秉轩还有一口气。”蒋厉语气沉重地说道。

“不行,幽邃大门现在还不能打开!”

熊筱鬼帝坐不住了,起身厉声道:“我可不管薪魂大帝怎么说,在我这儿,他们必须得死!”

蒋厉疑惑道:“嗯?这又是为何?王秉轩曾得罪过你吗?”

“不是王秉轩,是另外一只鬼!”

熊筱鬼帝沉声说道:“在上界,我和他都没死的时候,就是他一拳打爆我的肉身,现在他落我手里了,我必让他魂飞魄散不可!”

蒋厉和卫囚相互对视,交换了一下眼神。

“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您看着办吧。”

蒋厉对熊筱鬼帝拱手道:“不过我一会要进去把王秉轩残留的气息带走,给薪魂大帝交差,希望您不要为难我。”

熊筱鬼帝大手一挥,“没问题,除了我的仇人,其他的任你们处置。”

……

幽邃长廊。

傀儡鬼除干净之后,苏凡接着向走廊尽头出发。

没走多久,一道光柱在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的浮现,光芒冲天而起,似乎是传送阵的光芒。

苏凡心里一喜,扭头对王秉轩说道:“老王,前面应该就是传送阵了吧?”

“是的……”

王秉轩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喃喃说道:“希望一切顺利,别再节外生枝。”

话音刚落,苏凡忽然停住了,如同石墙一般矗立在原地。

王秉轩心里一惊,连忙向前望去。

他也愣住了。

巨大传送阵波光粼粼,光幕如清水般洒下,或是冲天而起,仿佛世界的临界,又如混沌的初始。

整个空间被笼罩在这耀眼的光幕之中,一道人类男性的身影投射到空地上。

他优雅地坐在一张椅子上,低垂着头,宽大的帽檐遮住面颊,看不清长相。

最诡异的是,他的胸口,正插着一把长剑。

大量鲜血从那里流出来,满地都是,流入长廊两旁的血池当中。

原来血池里的血是他的。

王秉轩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他可以确定这家伙还活着,但分不清他到底是人是鬼。

如果是鬼的话,不可能流出人类的血。

但如果是人,流了这么多血也早就该一命呜呼了。

到底是什么怪物?

“苏先生……”

“嘘,别说话。”

苏凡打断了他,在脑海传音道:“趁他没醒,我们悄悄从他身边溜过去,不要发出声音。”

王秉轩无声地点点头,回头对四大恶鬼做了几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四鬼心领神会,立即放轻脚步,就连懒惰鬼的鼾声也变得微不可闻。

“跟紧我,千万别落下了!”

说完,苏凡一马当先,小心翼翼地向传送阵走去,几只恶鬼紧随其后。

在经过那家伙的时候,苏凡忍不住好奇地望了一眼,忽然觉得他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紧要关头,来不及细想,他迅速的溜到传送阵光幕当中。

王秉轩紧随其后,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就在这时,那怪物不知为何惊醒了,一把抓住了正经过他身边的暴怒鬼。

“卧槽,怎么又是我?”

暴怒鬼大吃一惊,猛烈地挣扎,使出全力才挣脱束缚,向后暴退十米开外。

“糟糕!还是把他惊醒了!”

苏凡见此情形,抬手轰向正从座位上缓缓站起来的家伙。

没想到,怪物起身之后的速度迅如闪电,下一秒便出现在了暴怒鬼的身后。

“小心!”苏凡急忙提醒。

“唰!”

然而还是完了,只听“唰”地一声,暴怒鬼被他斩去一臂。

好快的剑!

怪物手中握得是那柄插在他身上的剑,胸前血迹还在,深邃的大洞却在缓缓愈合。

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举起手中长剑,准备向地上的暴怒鬼插下去。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苏凡忽然开口大叫了一声。

“剑十一!你是剑十一吗?”

怪物听到这句话,整个身体顿了一下。

趁着愣神的功夫,贪婪鬼立即射出两道蛛丝,把暴怒鬼和懒惰鬼一同拉了回来。

“你怎么样?”暴怒鬼落地后,王秉轩急忙上前询问。

“没事,就是丢了只胳膊而已。”暴怒鬼咬牙说道,“可能后面没法帮你们抗那懒鬼了。”

“你没事就行。”

随后,王秉轩又问向苏凡:“苏先生,你认识他?”

苏凡眼睛紧盯着怪物那边,嘴里解释道:“我刚刚经过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很眼熟,但觉得可能是巧合……”

怪物单手持剑,向他们缓缓逼近。

“但刚刚情况危急,不得已尝试性叫了一声,没想到竟果真是他……”

怪物依旧不急不缓地靠近着,光幕已将他的面容照得一清二楚,不是剑十一还能是谁?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应该和之前一样,被人控制,变成了鬼傀儡。”

苏凡皱眉道:“他是我朋友的宗主,就是我们在贝者鬼城救下的那个家伙。”

王秉轩扭头看了他一眼:“苏先生,那您的意思是?”

“我想将他唤醒,问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上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凡冷声道。

自从苏凡下鬼界的这段时间里,人间似乎一直很不安宁,剑柄羽的死亡是让他最担心的。

太多的谜团困扰着他,一切都得等剑柄羽醒来,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唰!

下一瞬间,剑十一长剑挥舞,所有血池中瞬间涌起滔天巨浪,向苏凡他们泼洒过去。

漫天的血水裹挟着腥臭味铺面而来。

“骷髅出来!”

柔和的守护白光从乾坤戒里溢出,顿时罩住了他们所有人。

漫天猩红的鲜血如暴雨落下,泼洒到白色光罩上,没有对他们造成实质伤害。

“骷髅,先拖住他,我想想办法!”苏凡对骷髅吩咐道。

“好嘞主人,交给洒家吧!”

话音未落,骷髅空洞的眼眶里瞬间涌出滔天烈焰,下一瞬间,火焰骷髅便轰出两道火龙,直奔怪物的身体而去。

由于温度过高的缘故,血水还没接触到火龙便直接蒸发了,形成蒸腾的血雾。

怪物凝视着铺面袭来的火龙,挥剑旋转,漫天血雨被搅动,沿着固定的方向奔流,强行让火龙的威势衰减、消散于空中。

一来一回,双方战成平手。

战斗逐渐陷入白热化之中。

在此焦灼之际,苏凡看着躺在地上的懒惰鬼,忽然心生一计。

如果用懒惰鬼的气场,让剑十一暂时丧失攻击欲望,或许能让他陷入沉睡。

到时自己直接把他抗走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苏凡立马在脑海里呼唤一声。

“懒惰鬼,赶紧出来,我现在需要用你!”

喊了半天,懒惰鬼才不情不愿地从精壮男子身上漂浮出来。

“哈欠,又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

“把你的懒惰气场打开,想办法影响他一下!”苏凡回应道。

懒惰鬼用两只幽绿色的眼睛看了看剑十一,懒洋洋道:

“嗯……好吧,我试试看,不成功可不要怪我。”

“只是试试而已,不成功再说。”苏凡回应道。

懒惰鬼伸了个懒腰,缓缓飘出白光,开始默默吟唱起来。

火焰骷髅则被苏凡召唤了回来。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