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严重?”出于安慰,王奂笑着说道。

实际上,他也并不知道战败回来以后,察哈尔与漠南各部之间看似和睦,实则私底下的暗流涌动。

对于昆都而言,事态真就有这么严重。

“大人不知道,那林丹巴图尔睚眦必报,为他卖命的部落,向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说着,他叹起气来:

“先是西土默特,现在又是奈曼,这回看来,攻伐左翼也不过是他想兼并左翼。”

“用你们关内人的话来说,我们不过是他为了壮大察哈尔的一颗棋子罢了。”

听到这里,王奂也才总算是明白过来。

他坐直身子,想了想道:“这样看来,敖汉部的确就要是下一个被兼并的目标了…”

昆都连连点头。

“恳请大人,回到大明以后向皇帝陛下禀明实情,我敖汉等部都是诚心归顺,再不想为察哈尔人卖命了!”

王奂见他又要跪下,连忙起身扶住,笑道:“这是应该的,不过本官不能插手太多,只能向你保证会将此话带到。”

梦圆少女秀美而灵动

“至于各位部堂、阁老,还有陛下,都是如何决断,这就不再是我能管的了。”

昆都心中大定,连忙说道:“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大明皇帝宅心仁厚,必定不会坐视我诸部被察哈尔兼并而不理!”

王奂向他回礼,说道:

“希望如此吧。”

第二天,一行使臣自察汉浩特南归,经过几日的车马颠簸,总算回到了繁华的大明京师脚下。

甫一抵京,王奂就直奔内阁首辅魏广微的府邸而去。

……

朱由校躺在乾清宫内殿的卧榻上,别看手里捧着一本书,实际上思绪早已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现在他有一个习惯,每当想事情的时候,就会故弄玄虚,拿本书来看。

叫别人看见,也能显得他们的皇帝勤奋好学。

在西翼发动战争,辽东虽然没有战事,但的确有了些变化。

根据熊廷弼的邸报上说,皇太极在处理继位之初诸多问题时,也已经开始着手对东面的蒙古各部,甚至是朝鲜开展外交。

“这样的政策,倒比他老子高明多了…”嘀咕一句,朱由校扔了书,来到窗檐边上,负手而立。

皇太极才刚继位不久,地位并不十分稳固。

逼死威望极高的阿巴亥以后,皇太极起初对内并不十分强硬,反而是在分权,开创了四大贝勒共同执政的局面。

代善、阿敏,还有上次战争遭受重伤,一直卧床不起的莽古尔泰,都得到红利了,怎么能不答应。

实际上,其余的三大执政贝勒分化了八旗贵族们在皇太极身上的注意力,反而使得他的地位更加稳固。

朱由校接到的消息,就是内喀尔喀五大部之中尚存的四大部,在战争期间都已经倒戈向后金。

内喀尔喀五大部,原本有一部是倾向大明,但那时候朱由校的确无暇东顾,以至于该部被努尔哈赤给剿了。

也得说老奴带领的八旗骑兵战斗力的确不弱,剿灭一个十几万人的大部,那就跟朱由校出去打个猎一样简单。

本来内喀尔喀剩下的四个部都对后金有些惧怕,但是却架不住科尔沁和皇太极的轮番抚慰和保证。

就在上个月的月底,科尔沁、东土默特及内喀尔喀四大部,并二百余个东翼大小部落纷纷遣使赫图阿拉,声称尊奉金大汗皇太极为共主。

令人意外的是,就像朱由校先前拒绝左翼蒙古各部尊奉的天可汗一样,皇太极也没有接受这个共主的称号。

朱由校具体的事儿不清楚,只知道那姓黄的小鞑子在赫图阿拉给各部领主一顿保证,称此回为定盟。

总而言之,称臣也好,定盟也罢,东翼倒向后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朱由校一点儿不怕,连他爹都是朕的手下败将,一个黄毛小儿又算的了什么?

朱由校的底气,因大明在西翼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继位之初的五年规划,在天启四年底已经成为现实。

还不仅仅是战争的获胜,还有持续了近五年的外交政策,也开始在今年的年底时初见成效。

战争的胜利,使得左翼三百余部上表称臣,而外交政策之所以能成功,这也要和林丹汗让人敬而远之的独特性格密不可分。

其先吞并西土默特,后兼并奈曼部的行为,不仅使汗权在蒙古一落千丈,更令察哈尔部成为众矢之的。

最近这段时间,漠南诸部人心惶惶,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继续跟着林丹汗。

打赢了没自己的事儿,打输了妥妥要被吞并。

一直这么背刺,谁受得了啊?

按朱由校的想法,也就是过年前后的事儿,漠南蒙古一定会有部落开始投诚,这会儿已经在盘算着给各部规定地盘了。

还有国内设立统管赈灾事宜有司的事情,也已经在地方上初步实施。

现在包括山西、河南、山东、陕西四省在内的大部分地区,都已经开始轰轰烈烈的建造行动。

具体包括翻新惠民药局、养济院等地方福利设施,由官府出资向地方豪强购买田地和宅院,改建为收容所等政策。

惠民药局,说白了就是地方上给老百姓发放药品的免费大药房,费用归官府,百姓有福利,豪强能拿钱,费用由朝廷垫着,推行下去自然没什么阻力。

只要惠民药局的医师查出你确有其症,药就免费,按定期过来取就行。

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惠民药局早就形同虚设了。

还不只是整天混日子,毫无医道精神的混日子庸医们,就连朝廷拨给地方官府的免费药物,也已经不知道停止多少年了。

翻新还是其一,要想从根本上改变惠民药局,使其继续作为地方的福利机构,除了下狠心花钱,还得整顿一下太医院。

因为惠民药局的医师们,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至于养济院,也是大明固有福利设施机构的一个,说白了,就是免费养老院。

家里养不起,或者无家可归的老人们,都会被官府收容进养济院内,对他们余生的衣食住行负责。

惠民药局、养济院…,这些福利机构都是朱元璋的发明。

原本朱由校还不知道,现在如果有人说大明是老百姓福利措施做最妥当的一朝,这话绝对不虚。

和惠民药局一样,养济院这么多年下来,随着朝廷财政的崩溃,也早就没有扩建和翻修过了。

某些地方的养济院倒是一直都有继续收容百姓,只不过是提供的住房已经很拥挤,伙食也不尽人意,时有时无。

这已经是官府在尽力了,毕竟朝廷都不知道多久没管过这些福利机构了。

朱由校知道再过不久就要有天灾人祸,首要任务肯定是要保证百姓能活下去。

百姓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日子过得下去,那就不会有多少人背井离乡,成为流民,继而裂变为流贼。

再往低了说,只要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那就不会有多少人去哄抢大户、官粮,铤而走险,再走上造反的不归路。

如此看来,让这些福利机构重新发挥作用,那就必不可少。

其实朱由校早就发现,大明朝的民生福利设施很完善,根本不需要自己做什么改革。

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明初以来的国福利设施进行整体翻新。

当然,改变也是要有的。

那就是要设置一个由京直领的有司作为集地方福利、临时赈灾于一体的统筹部门。

两年前的三省地震告诉朱由校,这样一个完善的赈灾机构,是真正能在灾害发生时起到关键作用的。

除此以外,朱由校也有这样的考虑。

这一批新建的福利有司,要扩充如收容所等基层功能机构,到时候还可以招募大批的百姓入职,缓解失业人口过多的问题,顺便带动经济健康发展。

这样一来,只要朝廷的财政不再出大问题,地方崩溃的问题不会再发生,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朱由校嘴角一翘,只要内部不崩溃,建奴想入关,丫的下辈子吧。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