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为了救楚云瑶,要亲手开枪杀了他?”贺静娴的嗓音空洞而绝望,“还是为了讨墨凌薇开心,见不得我好过?”

封少瑾冷哼一声,“本帅早就说过,谁敢动修儿,本帅绕不了他,是他自己往本帅的枪口上撞,关别人何事?

算他躲藏的隐蔽,跟在这农庄里多快活了几日。”

贺静淑的肩膀猛地颤抖起来:“,一直都知道?”

封少瑾不置可否,抬脚继续往外走。

贺静淑喉咙里涌上一股腥甜,声嘶力竭的喊道:“封少瑾,这么多年了,们封家耽误了我这么多年,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恻隐之心和愧疚之心吗?”

封少瑾脚步不停,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郎心如铁,弃她如敝履。

封少瑾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院门外。

该说清楚的,一开始他就和贺静淑说的清楚明白了,只要墨凌薇不同意,他这辈子便不可能娶她进门,也不会被封家人随意摆布。

从一开始,就不是他给了她希望,是封家长辈给了她希望。

成熟气质演绎动

要说欠她的,也是封家欠她的,他从未向她许诺过任何誓言,哪里来的亏欠恻隐和愧疚?

他只杀了季宗源,没有迁怒到贺家,已经是他对贺家最大的妥协,仁至义尽了。

封少瑾留在这里的护卫跨进院门,扶着穆清和楚云瑶:“墨少夫人,您怎么样?”

最初的无力感过后,楚云瑶恢复了些力气,她用金针刺了自己的身上几处穴位,拔出后,已经好了许多:“我没事了。”

楚云瑶查看了穆清身上的伤势,扶着他往马车走去:“车厢里有备用的药膏,涂抹一下。”

楚云瑶正要跨出院门门槛,被贺静娴喊住了:“楚云瑶,解药给我,否则,我天天派人去打砸的云来阁,我就不信能一辈子呆在这里。”

楚云瑶闻言,避开贺静娴的视线,从地上抠了一坨泥巴,在手中搓了搓,递给封家护卫:“给贺二小姐吃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封家护卫:“……”

楚云瑶见护卫不接,挑了挑眉,护卫会意,立即摘了片树叶包好,跑进院内递给贺静娴。

楚云瑶看着院子内的木头人,指挥封家护卫:“替我把这些木头人搬到车厢里,我要带回别院去。”

封家护卫:“……”

贺静淑抱着怀里已经快要冰冷的尸体,通红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封少瑾留下的护卫,一点点的搬走了季宗源为了哄她开心亲手做出来的木头人……

她垂眸,无视被鲜血染红的衣襟,褪去血色的唇贴了下他的额头,抬起冰凉的小手,盖在他的眼睛上:“闭上眼吧,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我会给报仇,不会让就这么白死了。”

她看着空荡了许多的院子,低声喃喃:“往后就住在这里,换我时时过来陪。”

……

楚云瑶带着木头人回了别院,拆掉木头人胸口处的机关,研究了一番,改装了一下,按了下按钮,这些木头人便又开始舞动起来。

修儿对这些会动的木头人十分感兴趣,好奇不已,玩的不亦乐乎。

楚云瑶和无影坐在亭子里,“季宗源已经死了,试试身手,看恢复了没有。”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