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青年看似强悍如斯,在许建新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

他们两只手臂已经呈现恐怖的扭曲,仅仅一招之间,各自便被废了一只手臂。

即使手臂被废掉,他们倒也硬气,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在这一瞬间,许建新已经化作一头洪荒猛兽,强悍无匹!

“们两个不堪一击啊!”许建新冷笑了一声。

“二公子,我们输了——”

两个青年微微弯腰,手臂虽然被废,对许建新依然保持着恭敬。

许建新收敛起身上那恐怖的气势,表情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他看着自己的右拳,感受着体内那澎湃的力量。

这就是古武者该有的力量吗?

许建新非常满意,拥有此等修为,杀了张逸岂不是轻而易举?

六十年的功力,那可不是盖的!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爸——”

许建新脸上欣喜若狂,只是见到父亲那惨白的脸色,马上又开始担忧了起来。

“咳咳,我没事!”

许庆生摆摆手,满意点头:“这只是传功的后遗症,只要休息片刻便好!”

“我拥有这等修为,再有帝王令在手,我是不是可以号令整个武道界了?”许建新问道。

“帝王令只能号令帝王门的强者!”许庆生强调道。

许建新不禁眉头一挑,道:“帝王门的强者?他们目前身处何处?”

“我也不清楚!”许庆生摇摇头。

“啊?连您都不清楚?怎么可能?”许建新有点愕然。

许庆生叹息一声,方才将事情的缘由告诉许建新。

许建新听完父亲的讲述,才算是恍然大悟。

为了帝王门历代强者的安危,帝王门强者来历都非常神秘,即使是许庆生这个门主都不清楚这些强者的来历。

不过帝王门历代有个规矩,一位强者将门人名单印刻在一个神秘人身上。

那个神秘人携带着帝王门强者名册,只要找到这个神秘人,便能得到帝王门强者的名单,便能清楚这些强者的来历。

“那么,这个携带名单的神秘人在哪儿?”许建新皱眉问道。

“这个携带名册的神秘人,便是仲颜!”许庆生解释说。

“什么?”

许建新瞬间吃惊起来,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一品居的幕后老板仲颜,便是那位神秘人?”

“没错!只要找到她,便能得到名单!”许庆生点头。

许建新听完后,将信将疑的看着父亲,皱眉问道:“莫非传言仲颜背后的大佬,便是父亲您?”

许庆生有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淡笑道:“果然比大哥聪明,这么快便能猜的出来,说得没错,传言仲颜背后强硬后台,便是我!”

“名单在仲颜身上?可是根据最近传来的消息,仲颜将一品居出售,她不见所踪了!”许建新眉头拧成了一团。

“呵呵,仲颜那个女人也是聪明人!”许庆生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肯定清楚我要将帝王门交给,她便趁早躲避了起来!”许庆生声音低沉,冷冷的说道:“因为要获得名单,或许需要杀了她才能得到!”

“什么?杀了她?”许建新有点惊讶。

“实则也不然,这只不过是个传言,她却被传言吓住了!”许庆生笑了笑。

“那么,到底要怎么从她身上拿到名单?”许建新问道。

“她背后有个图案,图案中隐藏的便是帝王门名单!”许庆生冷冷笑道:“这个图案需要相应的内力,方能解开其中的奥秘,而我传给的功力,便是能解开图案的钥匙!”

“如此说来的话,当今世上,只有我能解开那个名册的奥秘?”许建新问道。

“那可不一定!”许庆生摇摇头,解释说:“当年雕刻这个图案的那位大能,同样能解开!”

许建新渐渐眯起眼睛,双拳紧握起来,冷冷的说道:“我必须要找到仲颜!”

“仲颜还没离开燕都,要尽快找到她,否则她离开燕都,那将会是大海捞针了!”许庆生说道。

“父亲放心,我定然会找到仲颜拿到名单,到时候我便可以号令帝王门强者!”

“我很相信,去吧!”许庆生挥挥手。

许建新也没拖泥带水,倏然转身,便是悄然退了下去。

许庆生望着许建新离开的背影,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神色。

“主人——”

两个青年向前一步,满脸恭敬。

“们两个,去相助二公子一臂之力!”许庆生挥挥手。

“是!”

两个青年点头,然后便退了下去。

——

许建新离开许家古宅后,随着握手便能感觉体内的澎湃力量。

“张逸,当初的侮辱,我一定要讨回来!”许建新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他感受了一下体内,除了那澎湃的力量,便感觉不出什么。

这个发现,令他极其的欣喜。

如此看来的话,他体内那些毒素,便随着传功而迎刃而解了!

没有了这些毒素,许建新完全不用惧怕张逸了。

只是目前最重要的,便是寻找到仲颜获得帝王门强者名单!

只要得到帝王门强者名单,帝王令一出,便能号令诸多强者。

接下来,整个武道界随着他而颤抖吧!

想到此处,许建新阴险一笑,渐渐消失在了这里——

与此同时,张逸还在享受着舒服的按摩。

东方晴相当的吃惊,对眼前这个男人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不管她按的哪一个穴位,男人都能准确无误的说出穴位的名字。

这等本事,恐怕即便是爷爷都没有这等本事吧?

她清晰的记得,即便是爷爷每次施针,有时候都需要翻开书籍看穴位所在。

而这个男人,仅仅随着按摩的位置,便能轻易识别穴位名称。

这种分辨穴位本领,实在是少见啊!

“大哥,是学中医的吗?”东方晴忍俊不住的问道。

“算是吧!”张逸笑了笑。

“砰!”

就在此时,房间门被人用力踹开,两男两女快步走了进来。

“啊!们是什么人啊?”东方晴吓了一跳。

两男两女眼神一扫,最终落在躺在床上的张逸身上。

“是不是他?”其中一个女的问道。

“没错!就是他!”

“带他回去!”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全都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顷刻间便是擒拿住了张逸。

我靠!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子惹谁了?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