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做法很愚蠢,这样做值得吗?若是伤了根基,以后的武途就废了。”

   姜空悲哀的一叹,杨青是资质不错,奈何做的一些抉择实在是让他匪夷所思。

   南宫绝做的也是真的绝,不顾杨青未来的路,让他做到这种地步。

   “罢了罢了,你的选择我也无从管辖,今日算是给你提个醒吧。”

   姜空摇摇头,提起枪,一股霸道气息从枪身上涌出。

   这股熟悉的感觉让所有的天骄内心一颤。

   三年来多少人败在这一枪法上。

   这一枪法已经成了姜空的代名词了,成了他的象征。

   几乎没有人能够将此枪修炼到姜空这种地步,领悟出其精髓所在。

   这枪法便是人阶无缺武学——霸王枪!

   此枪一出,姜空就像是化为一尊霸王临世,无人可挡,无人可阻。

   枪身爆发出一阵嘹亮的枪吟,就好像是狂龙的怒吼。

   买零食女生超市漫游日记写真

   这一书写不败传说的武学终于出现了,第一次出现在战台上。

   姜空浑身的气息也是徒然一变,没有了少年的那股稚嫩,多出了一种无匹之资。

   “他的枪,会是枪势吗?”

   王天元紧紧盯着擂台,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东西出现。

   这个东西就好像是藏在姜空身上,被一层层迷雾遮盖,不见其模样。

   随着银枪的枪吟声停止,姜空沉沉的一吐气,突然双脚猛地踏地,整个人如若利箭破空而去。

   风声猎猎,一抔枪华点亮枪身。

   杨青提刀仰天长啸,滚滚气血化为一道近乎七尺的血气虚影凝聚在手中刀上。

   巨大的血刀上气血之力如同火焰一样在熊熊灼起,很难想象这都是从一个人身上抽离出来的。

   此时杨青浑身浴血,真气裹挟着血气倾数灌注入到刀中猛地惊起漫天猩红色刀风。

   他的所有力量都大大提升了一个档次,朝着姜空瞬息间杀来。

   “霜隐刀!”

   这一刀爆发出一阵阵如浪的血芒。

   姜空提枪钻动,一枪狠狠地刺向巨大的刀身上。

   当空立马炸起一层血色涟漪。

   滚滚劲风丝毫不输于之前刀剑争锋的那一场比武。

   血刀震颤,银枪回缩。

   双人都被这股爆发力震的猛地后退。

   姜空用真气短暂的悬停在半空之中,双眸的洞天瞳开始一点点浮现出来。

   同时腹中丹神鼎不断喷吐浑厚如浆的金红色真气,不灭火燃烧到了鼎盛。

   一片片金鳞亦是覆盖住了他的身躯,比之金石还要刚硬。

   金身银枪,真气如焰。

   一瞬之间内,他就好像化为了一尊战神一样傲立一方。

   “这是什么武学!”

   “好可怕的气场!”

   议论声四起,就连王天元都是双目一亮,忍不住惊疑一声。

   之前他就有点注意到了姜空的金鳞,但是没有仔细打量。

   那些金鳞就像是真的蛇鳞一样覆盖住其身,就算是他如此见识广博,都没有见过这等情形。

   一些变身的秘术是能够将真气化为另一种形式的存在。

   但是这金鳞实在是太真了,真实到犹如从血肉之中长出来一样。

   面对杨青这样的对手,姜空知晓不能够有任何的留手。

   杨青不比柳月鸢差多少,而且现在服下丹药之后已经有威胁到他的能力了。

   现在杨青真实的战力恐怕已经达到了武师四重天。

   “再来!”

   血雾之中的杨青大吼道,一刀再度凌空劈来。

   姜空提枪而起,金红色的真气霎时将整个枪身覆盖,霸道无匹的气息瞬间扫荡而来。

   一枪带着璀璨的枪芒破空而至,横扫长空。

   血刀也是毫不客气硬面相撞。

   又一轮碰撞猛地席卷。

   金红色与血色的气流不断冲开来。

   杨青猛地一收,七尺血刀虚影化为了一层血色覆盖住刀身,同时那些围绕着他的血气变成甲胄。

   他化为一抹血影快速的冲了上来,身法速度丝毫不逊姜空一丝一毫。

   森冷的刀锋一息之内斩下几十道,化为一片密密麻麻的刀网覆盖而下。

   血色刀网,密不透风,充斥着杀机。

   姜空跃步向前,双手握枪,万斤巨力扭动枪身赫然丝毫无忌刺入刀网之中。

   枪身鱼贯而入,爆发一阵无形的力量,以泰山压顶的势头震碎刀网。

   刀网化为血烟消散,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枪又一枪急速逼近。

   梅花枪花开点点,这一武学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一样。

   大范围的枪影与杀伤遍布开来。

   而杨青亦是不逊色,不断地手起刀落,刀速达到了一种层次。

   能够在一息之内将一滴水分为十几份!

   二人暴风雨般的攻势交锋之中,没有一丝的疏漏与破绽,攻势层层如同一个铁桶一样。

   姜空的枪面对着吞服丹药之后的杨青丝毫不恍惚,每一枪都是带着雷霆之势杀去。

   在一个空隙间,他抓住杨青一个晃神的片刻,一枪如梭破空而出,直刺杨青胸膛。

   杨青没有办法躲开这一枪,直接一刀亦是斩过去。

   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只见一层层金芒与血红色的火星亮起。

   他们各自的兵器上居然并没有溅起任何的血迹,那血甲与金鳞挡住了两件兵器的锋芒。

   两人各自退却一步,皆是眉头一皱。

   杨青没有想到姜空身上的金鳞居然比他的血甲还要坚韧。

   攻不进,防不住,再拖延下去,自己的丹药力量散尽,绝对是自己落败之时。

   他沉沉一吐气,面对着到来的姜空,双目突然鲜红一片。

   一团更加狂暴的气血之力从体内滚滚涌出来。

   “不要命。”

   姜空眉头一皱,这个杨青当真是疯了,这样下去就算是不死也得根基大损。

   他不知道南宫绝用了什么办法,让这等狠人为他卖命。

   不过事已至此,他不能留手了,杨青的气息还在节节高升,朝着一个极高的层次而去。

   姜空长枪挥动,再度破杀而来,霸道的枪芒势如破竹从大片血气之中撕裂出一个大口子。

   枪尖狠狠地撞在了血甲上,血甲荡起一层涟漪却没有任何的损坏。

   反观杨青抓住这一片刻,一刀朝着姜空胸口扫荡而去。

   “风雪交加!”

   唰唰唰!

   血色刀气宣泄而出,不断从刀身上喷吐。

   姜空面色一凝,几步后退,从刀气风暴之中撤了出来。

   只见他的金鳞褪去了一大片,那一刀的威力比之之前更加强大了。

   杨青双目中带着嗜血的意味,刀影重重再度杀来。

   如此癫狂比蒋狂剑还要邪魔三分。

   血芒之中,刀罡化一层层交织的大网不断盖下。

   姜空面不改色,遇强则强,刀快,他的枪也变得更快,犹如风扫落叶,信手摘花。

   刀枪间的碰撞撞响起密集的金石声,霸枪的寒锋不断耀动在这战台之上。

   于大势之中不败,顶洪流之中不塌。

   一枪如龙,气贯长虹!

   刀风、枪影、刀气、枪劲、刀芒、枪华。

   战台上炸裂出一层层可怕的余波。

   姜空面对着疯狂的攻势反而越战越勇,浑身血液沸腾,内心大感酣畅淋漓。

   不知多少招之后,他握住手中枪大喝一声!

   枪头炸起一层层烟波状金芒。

   霸王枪的力量超脱了原有的瓶颈,达到了另一个强悍的层次,猛地一枪扫下!

   血气尽碎,芒华散。

   一枪荡平无数劲气,以无敌之姿轰在了杨青刀身上,连带着长刀压在血甲之上。

   砰!

   碎裂声起,杨青面色煞白,整个人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血甲上出现了蜘蛛网般的碎裂痕迹!

   姜空在金红交织的层层劲气之中负着银枪一步步踏过来。

   真气犹如业火在灼烧。

   他的枪中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大势,为战而生,独霸天下!

   枪势!

   “好!”

   王天元拍案而起,猛地站起来哈哈大笑,双眸之中露出一缕缕精芒。

   此举震惊了不少人,没有想到姜空居然会震动此等强者!

   擂台上,杨青不断吐着血,丹药副作用与伤势并下,让他现在内外皆是重伤。

   五脏六腑都出现了撕裂的痕迹。

   姜空不紧不慢走过去,煌煌枪威如同一片天穹笼罩下来。

   “我……我还有一招……飞雪连天!”

   杨青带着极度的不甘,煞白着面孔,欲要以所有的气血再度斩出那一刀。

   银芒破空,冰冷冷的枪头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