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宝儿倒不知道她才离开小姐身边短短两日,这府里又多了一位送上门的未婚妻。

   听管家如此一说,沉不住气了,不悦的开口:“这府里既有护卫又有佣人,虽然我们小姐跟大小姐喜欢清静,后院这里的护卫少了些,但她一个行动不便的人到处行走,不仅不让人跟着,摔倒了难道不会呼喊吗?

   扯着喉咙喊一嗓子,总会有人应的,至于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宝儿心思玲珑,管家何曾不是人精,早早就想到了这一层。

   但也不能将这些话都说破,免得惹少夫人心烦,便试图解释:“可能是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就已经晕过去了吧,都是老奴考虑不周,往后会多派几个人跟着程大小姐。”

   宝儿冷哼一声,瞪了管家一眼,扭过头不理他了。

   管家:“......”

   宝儿这丫头可是少夫人的心腹,得罪不得,上次因为秦千黛的事,他这老胳膊上的肉都快要被宝儿姑娘给拧下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疼。

   管家眼角的余光瞟到楚云瑶毫无波澜的脸,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管家苦着脸,打算卖惨博同情。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看在他一大把年纪的份上,但愿少夫人不要跟他计较,他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可怜管家,谁也得罪不起。

   否则,早就将程大小姐给赶出少帅府了。

   除了少夫人和南烟姑娘,这府里每个进来的女人都是麻烦的惹事精。

   到了兰楼,婆子守在门口,看到管家带着楚云瑶过来了,赶紧打开帘布将楚云瑶几人迎进去。

   楚云瑶站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病的快要不省人事的程心琪,眉心拧了拧。

   宝儿搬了板凳过来,扶着楚云瑶坐下。

   楚云瑶指腹搭上程心琪的脉搏,又翻了翻她的眼皮,微微拧起眉:“昨晚来的大夫,给她开的什么药?”

   “退烧药。”婆子回答:“管家发现程大小姐摔倒后,命我们将她抬回了卧房里,我煮了姜汤,灌给程大小姐喝下去之后,程大小姐就苏醒了。”

   管家将大夫开的药方子递给楚云瑶:“这是除张神医外,差不多最好的大夫了,开的是退热驱寒的中药,说是喝下去之后就无碍了,却没想到不仅没退烧,反而越发严重了。”

   楚云瑶看了下大夫开的方子,确确实实是温和退热驱寒的方子,针对程心琪病弱的身子开的药方。

   只要对症下药,按时服用,不至于病成这样。

   楚云瑶看着程心琪被高热烧的起泡的唇,吩咐婆子:“给她喝点温水,免得她高烧脱水了。”

   婆子赶紧弄来了温水,掐着程心琪的嘴巴,给她灌了下去。

   程心琪喝了两口,被水呛住,无力的咳了几声,紧闭着双眼,又开始喊墨凌渊的名字:“凌渊,凌渊......”

   婆子和管家心惊肉跳,恨不得扑过去捂着她的嘴。

   楚云瑶站起身,坐到床沿边,倾下身子,凑近她。

   宝儿见楚云瑶的动作,以为她是想要听清楚程心琪说了些什么,一马当先,将耳朵贴到了程心琪的唇边:“小姐,我听清楚了,她一直叫着少帅的名字,说自己好难受。”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