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真云教的这些女弟子也不是真的蠢和小气。

   这一餐饭很是丰盛,她们应该是把真云教现在能够拿出来的食材部都做了。

   一大桌上摆足了十六道菜,香气扑鼻,还有好几道菜是他们以前都没有吃过没有看过的,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

   而且这里的厨子手艺还是很不错的,云迟吃得很是满足。

   明遥师太带着环舒作陪,但是她们是吃过饭的了,现在肚子不饿,也只是坐着陪着云迟而已。

   本来她们以为这几人都不会吃得太多的,十六道菜怎么也吃不完吧?

   但是没有想到,不仅是木野吃得极多,就是他们的这一位公子吃得也真的不少啊。

   一桌菜最后都被扫了个精光。

   明遥师太和大弟子环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终于等到了云迟吃饱喝足。

   明遥师太赶紧问道:“迟公子,这流云剑什么可有损伤?”

   她要的是一把完好无损的剑,如果流云剑毁了,那拿回来只能是说后山终于没有危险,终于可用而已,流云剑却不复存在了。

   欢乐少女光着脚丫美好时光图片

   这是真云教的宝贝,是教宗的成名宝剑,是真云教的一半信仰啊,流云剑是不能没有的。

   云迟摇了摇头,从剑鞘里慢慢地拔出了流云剑。

   完好无损的流云剑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面前。

   “咦?”明遥师太心里激动,脸色都有些微红了,她紧紧地盯着这把流云剑,突然却像是发现了什么,“迟公子,本教中有记载,流云剑是寒潭精石铸入精铁中所制,剑身很是闪亮光滑,注入内力时整把剑更是烁烁耀目,现在怎么看起来这剑像是暗沉无光?”

   云迟听了这话一挑眉。

   原来用流云剑的时候还要注入内力的,所以流云剑的威力比她预计的还要强很多吗?

   那这把剑果真是一把宝剑啊。

   这剑是何人所铸的?

   “不用怀疑,这剑本来的确是很闪亮的,我在上面抹了点东西。”云迟道:“如果你想要看看,我现在也能把这一层东西给抹去,让你们看看流云剑本来的真面目。但是,试这一次,本公子要收五千两,因为我用的这一层粉珍贵无比,要不是用它,我还没有办法封剑的。”

   什么?

   抹一层粉五千两?

   抹的是什么啊竟然要这么贵!

   环舒道:“迟公子,这是什么粉?”

   “当然是我自己特制的东西,反正我用它控制住流云剑了,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也可以现在就抹了这一层粉,把流云剑交给你们。不过到时候它还是会杀人。”

   一听到这粉抹了流云剑可能还是会杀人,明遥师太顿时就迟疑了。

   她想了想,又问道:“请问迟公子可有办法去了这流云剑的剑咒?”

   “师太的意思是?”

   “就是,以后我们真云教中人还能够使用流云剑。”明遥师太叹了口气说道:“不瞒迟公子,流云剑法唯有以流云剑施展,威力方能最大,所以没有了流云剑,我们的流云剑法始终是逊色不少,若是遇到劲敌,也是空有剑法,未能有与之匹配的宝剑。”

   要不是看到云迟当真的有这样的本事,明遥师太也不敢有这样的奢望。

   本来只是觉得能够把剑封了便行了,但是现在她心里又生出了希望。

   她当然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流云剑的,能够把流云剑法的威力发挥到最强。等到她以后要退位给环舒的时候也能够把流云剑传给她。

   云迟愣了一下。

   丁斗却觉得这事是强人所难,这是很难的事情。

   他皱了皱眉说道:“明遥师太,把剑咒完去了,让流云剑重新回到原来的威力,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自然知道这事不容易,所以我也只是想问问迟公子有没有办法,要是迟公子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

   丁斗看向云迟。

   不可能的,但凡是有这样的事情,能够封了剑就已经很厉害了,要把这样一把剑给恢复如初,以后还能够使用,那真的是太难了,不太可能。

   他之前都没有听到云迟说过这样的可能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