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82o-难琢磨

孙泗骁前辈脸色有些微变化, 在仿佛故意的茫然中增添了一点专注:“袁长老与你聊过这个?因为你占卜天赋好吗?”

我:“因为我拿到了免费占卜券。就是锁仙宗占卜师比赛之前, 窥天门了一批免费券, 我获得了一张。本来这免费券应该是用来交换一次窥天门弟子的免费占卜,不过因为我对占卜结果不是很有兴趣, 主要是不相信窥天门的日常占卜,所以袁长老就与我聊了一些占卜师的小秘密。”

我:“说到这个免费券,我那张是施薄临分给我的,他自己还有一张,而且说不定施薄临手上那张他还没交回给窥天门, 因为以施薄临的运气还有什么都能想通的思考方式, 好像更不需要请别人帮他占卜。”

孙泗骁前辈扭头往符修峰飞去。

呼,废了我这么多口水, 总算挠到了他的痒处把他送走了,高修为修士的心思真难琢磨。

老爹走到我身边, 问:“你对孙泗骁邀请你陪他去的地方或者陪他做的事情有兴趣吗?”

我诚实:“有, 就是有点怕。孙泗骁前辈太不靠谱。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他距离玩死他自己又更近了一步, 要是他死时我正好在他身边,我怕被他连累得一起死。他想去的有助于他修为突破的地方,肯定起码得是元婴级,以他元婴巅峰卡了多年的修为来说, 去化神级危险地点的几率也不小,如果我跟他一起去, 他自顾不暇更保护不了我, 我生命堪忧不是吗?”

老爹:“他在元婴巅峰期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甚至,都还用不上‘卡’字。”

我:“不长吗?”

老爹:“不能跟我比。你把他跟你师祖比就知道长不长了。”

我琢磨了一会儿,问:“你这句话如果师祖听见,他会打你吗?”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老爹:“他现在打不过我,不会对我付诸武力。”

我:“那他会想打你吗?”

老爹:“与我同等修为的道友的、不会付诸实际行动的细节心思,我看不准。”

我:“……还是问我自己的问题吧。比如,助我升级的这个剑阵,它为什么效果这么好?我一用就升级,简直灵丹妙药。”

老爹:“你自己答一下?”

我:“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o4821-夸

老爹:“如果你用你面对孙泗骁的说话方式来对我说话,也许我就会好好应答你了。”

我:“我对孙前辈那么说话是想逼他主动离开,对你说话时我希望你不要离开、也别赶我离开。”

老爹:“你逼孙泗骁离开困难,留我、不离开我也困难,所以,也许你反着说话效果更好?”

我:“反着说话……我刺你的伤心处?或者有理有据地骂你、鄙视你?”

老爹:“试试?”

我:“太难了。在我心中你毫无破绽,是我坚强的后盾,虽然有些小缺点,但没有一处让我产生负面情绪,连小缺点都像是萌点,简直完美。”

老爹:“看来沙专对你的大力夸奖并没有提升你夸别人的能力。”

我:“夸得太尬吗?我也觉得。怎么才能润物细无声地夸呢?这真是一个技术活。”

老爹:“与被夸者也有关系。你对夸奖的接受标准低,但凡差不多能听的都喜滋滋地接受,与夸奖者有了正面互动,双方便不容易尴尬;我对夸奖要求高,一般被夸了只冷脸以对,一点点尴尬也会被严重放大。”

我:“因为你被夸到麻木了吗?比我更麻木很多?我现在被夸的阵势不及你被夸的巅峰时代?”

老爹:“我的被夸与被骂阶段是分开的。入云霞宗之前是只有夸,我连句酸话都没听过;刚入云霞宗那会儿,几十上百年,是几乎只有骂以及嘲笑,仅孙俪姣等少数几个人会鼓励我、认同我;再之后是一段无夸无骂的平静期;接着,大概是你兄姐出生之后,就开始渐渐转为一面倒的夸。”

我:“我觉得我的被夸与被骂,可能分不开了,即便等我修为很高了之后。参考易若长老、广和长老,低修为被为老不尊的高修为逼急后也骂得不消停。”

老爹:“粉黑分不开,于是你也分不清?”

我:“如果夸与骂出自我亲近之人,那么我多半能分清,但出自陌生人的,听个响而已,也无所谓分清与否了。世界级的关注,一开始让我很膨胀又很忐忑,但时间久了,也就那么回事吧,一群陌生人而已。”

我:“有时候我能与其中一些人建立更多的交情,比如武筷晟,与他们从陌生人转为了朋友,线上关系转到了线下。其他的沙盟成员、沙专游客,对我而言依然是陌生人,即便他们关注了我很多,我也看过他们的很多言论。”

☆、o4822-欠揍

这时我收到了施薄临的求救通讯:“美人,孙泗骁师叔说他从你那得到消息来抢劫我,要窥天门给的免费占卜券。”

……孙泗骁前辈真的很欠揍啊。我给他一个对他有用的消息,他转头就把我卖了?还想不想要下一次的消息?

我:“你有免费券的消息确实是我告诉孙泗骁前辈的,我也猜到他得到此消息后急匆匆地撇下我离开是去抢劫你,我猜你并不看重那免费券所以才告诉他的。你不用怕,孙前辈虽然节操很低,但不至于重伤小辈。”轻伤就不好说了。

施薄临:“我的确不看重那东西,他也没有伤我。我应该给他吗?”

我:“挺能耐啊,还没让他抢到吗?这位孙前辈对小辈虽然肯定不会重伤,但伤却肯定是下得去手的,而且动手没有心理负担,说要抢你就真会出手抢你,事后被戒律处重罚他也不在乎。”

施薄临:“因为那张免费券现在不在我身上。”

我:“用了?送人了?都好。他抢不到会放弃的,然后你去戒律处告他,接着戒律处逮他处罚,等他受罚完毕也不会再找你麻烦,这事就过去了。如果他抢你时太突然你没记录好他的违规证据,你可以将你的脑内记忆放入玉简中给戒律处看,长辈欺负晚辈,事情算比较严重,戒律处会认真核实你的记忆资料并自行找到客观证据,而不会走常规流程将你的记忆玉简按编故事处理。”

施薄临:“不,没用掉,也没送人,我就是,不记得把它放哪儿了。”

我:“……你是这么对孙泗骁前辈说的?”

施薄临:“对,所以他现在逼我想起来。”

我:“逼的手段太过分,也可以告。”

施薄临:“完没动手,一直在说我的黑历史,也可以告吗?”

我:“不能。吵架、单方面骂人一般都到不了戒律处层面。”戒律处不怎么管心灵伤害,通常只管**伤害。

我:“但是,孙泗骁前辈怎么会知道你的黑历史?还能一直说?你们很熟吗?”孙前辈的消息灵通度一般。

施薄临:“算熟吧,我的凡人界家族与他的凡人界家族有生意往来,我还是他接生的。”

我:“……哇。”

施薄临:“美人你不知道啊?我给你详细说说。”

我:“不用了。”

☆、o4823-病急乱投医

施薄临:“哦,那,美人有没有办法让我想起来我把免费券放哪儿了?我越用力想越想不起来。美人有没有唤醒记忆的妙招?”

我:“没有,我的记忆力不需要唤醒操作。”

施薄临:“也是。”

我:“如果你想起来了,你要把免费券送或者卖给孙泗骁前辈吗?”

施薄临:“等免费券在我手上后我才能确定,我现在没感觉。另外,我还是想听听美人你的意见。”

我:“我也不知道。我猜孙前辈拿这免费券可能是想求教窥天门袁长老,不过与元婴升化神有关的问题,袁长老不见得会回答,可能会避而不见,让免费券无法使用。”

以孙泗骁前辈那病急乱投医的状况,他恐怕已经试图找过袁漾鹏长老了,而结果,要么是袁长老没见他,要么见了但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要么正面回答了但孙前辈并不满意答案。这样一来,孙前辈即使拿着窥天门的免费券再找一次袁长老,恐怕也不会有实质进展。

孙泗骁前辈的占卜师混乱气质已经盖过了他的法修气质,假如将他视为一个突破在即的元婴巅峰期占卜师,这在窥天门中也是珍贵品种,窥天门如果能帮一定不会吝啬。

一方面窥天门本就不小气,另一方面,即使单纯从利益盘算的角度说,助一个元婴巅峰突破到化神期,就是让一个化神期欠自己人情。化神级的人情,对七大来说就是长老层面的人情,需要时比客座长老能提供的帮助还要大,且到时候还不用额外付报酬,因为这是这位化神期在报被助升化神的恩,被报恩者只需要坦然收下即可。

我问老爹:“孙泗骁前辈这样乱撞,没问题吗?完没有办法给他引一条线吗?”

老爹:“修炼的事情,在自己已经慌了的时候,外人即使能提出建设性意见他也听不进去,更何况,孙泗骁那个修为,云霞宗已经没人能‘指导’他了。云霞宗能指导的最高修为就是金丹巅峰,弟子一到了元婴期,我们便最多能与之论道,以期弟子能在探讨中自己想明白,可是,如果弟子根本不去思考,我们说再多,也无效。”

老爹:“甚至严格地说,连金丹巅峰期云霞宗指导起来都比较无力,比如你兄姐卡金丹巅峰的时候,我不是完故意放他们一直卡、给他们教训,而是我也拿不出一定有效的方案。我只能提出一些可能有用的法子,然后让他们去试,我还得注意我提出的法子可以无用但一定不能与他们自己想的法子冲突。”

老爹:“‘指导’意味着指导者很清楚被指导者的前路方向,也就是指导者能看清被指导者道的近期部分,可当修士修为高到一定程度后,其道的形态越来越具体,也就越来越独特,这个修士本身会对其道的理解越来越清晰,但其他修士却反而越来越难看清这条道,更没有办法告诉那位修士该怎么走。” 166阅读网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