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州驾驭掠过阁楼。

稍稍停顿了下,俯瞰了下去。

有一人躺在地上,抬起手臂,指向天空,手臂上染着鲜血。

嘴里念叨着:“教主……你没事就好……”

陆州没时间搭理此人,朝着前方掠去。

不知道司无涯是如何做到,让这么多人对他死心塌地……

远处的天空之中,飞来一只小巧玲珑的传信鸟,落在了那人的手指上,轻轻啄了一下他手指上的鲜血,便再次飞走。

片刻过去。

叶知行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掠过,夹起那人,转瞬消失。

顺天苑之中。

鸦雀无声。

狴犴重新获得元气之后,两鼻孔都在冒气,看起来随时都会暴怒拱人。

纯净美少女粉嫩长裙清新气质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见识过它的强大之后。四周的士兵,修行者,又或者是黑骑,都不敢小觑这坐骑。

“别动,乖乖的。”小鸢儿拍拍狴犴。

狴犴还真就乖乖地坐卧在地上,高傲地抬着头,对周围的人类,不屑一顾。

这真是拿鼻孔看人。

冷罗,明世因,江爱剑,依次亮出法身……只有一瞬间,便足矣!

八叶冷罗!

额……三叶明世因!

五叶江爱剑!

昭月和小鸢儿看了一眼,像是没看见似的,看向别处。

而后,三座法身消散。

再多的法身,都不如那座八叶金莲来得震撼。

无论是高度,还是金莲叶数。

都足以震慑所有人。

明世因和江爱剑都有些后悔露出法身了。

“别这么看着我,你五叶了不起啊!?”明世因白了江爱剑一眼。

“是是是……你厉害,我认,我认……“江爱剑点头。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三叶杀五叶,这种出其不意的战斗,江爱剑自认做不到。

怂一波,不丢人。

况且……八叶的冷罗在场。

其他不管多少叶,皆黯然失色。

冷罗的修为,没有恢复,但是亮出一瞬间的八叶,并不难。

他漠然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莫离。

一动不动。

江爱剑走了过去,来到冷罗的身边,有些嫌弃地看了莫离一眼,说道:“真惨……”

“惨吗?”

“嗯,是挺惨的……”

冷罗抬起手,那把刀上还沾染着莫离的鲜血。江爱剑不知道冷罗要干什么,向后退了一不。冷罗手中冒出汩汩元气,凝气成罡。

金色的罡气环绕佩刀,朝着莫离的躯体落下。

“这……”

江爱剑转过头去。

这场面还是别看了,再看,我特么心态要崩啊!

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冷罗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砰砰砰!

数道罡刀,落在尸体上。

这真是大卸八块,挫骨扬灰。

看得众人头皮发麻,汗毛直立。

转念一想,冷罗和莫离那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莫离控制冷罗这么多年,干了多少恶心人的事情,大卸八块恐怕都不足以平复他内心的仇恨。

这一幕,看得二皇子刘焕,嘴唇哆嗦。

“你,你……你……”刘焕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冷罗做完手头的事,刀也没收回来,而是转过身,理了理衣衫,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并且解释道:“像这样的大巫,得慎重对待,若是被操控成傀儡,或者复活之类的,会很头疼。”

嗯,别解释了。

我信还不行吗?

江爱剑连连点头。

他往旁边走得远了一些。

目光扫过周围的将士和士兵们,还有一头雾水的黑骑。

“范修文……若是不给本王一个完美的解释……“刘焕忍不住了,以威胁的口吻说着。

“冷某做事,还需要向你解释?”冷罗说道。

“冷某?”刘焕一脸懵逼地道。

江爱剑从地上捡起一把普通的佩刀,用手指弹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笑着解释:“二皇子殿下,这位你都不知道?他便是,三百年前,名震天下的黑榜第一人,冷罗。”

众人皆惊。

其中黑骑的一部分旧部下,也只知道范修文,而不知道冷罗的存在。

四大黑骑死后,黑骑营中再也没人知道,当初的范修文便是冷罗。

剩下的那部分黑骑,则是一脸懵逼……黑骑不是莫离扶持上来的假货吗?怎么变成了冷罗!?

不过,分析这些没用。

八叶法身,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二皇子刘焕,目光如火,盯着二人:“冷罗又如何!杀了离妃……便要杀人偿命!”

江爱剑笑着道:

“你好像很喜欢主宰别人的命运?”

“没错!江爱剑……本王不会放过你。”

“别啊……我这人惜命!二殿下,别跟我一般见识……”江爱剑一脸怂样,走了过去,求饶道。

江爱剑这么一说话。

刘焕反而更瞧不起他了,对冷罗八叶法身的恐惧感也消失一大半。

“给本王跪下!”他指着江爱剑道。

江爱剑居然不生气。

一脸乐呵呵的。

明世因看到这一幕,骂道:“跟他废什么话,先揍一顿,等师父回来,好好发落!”

江爱剑来到了刘焕身前。

刘焕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说道:“跪吧。”

“好咧。”

哧!

……

又是刀入身躯的声音,很特别,很清脆,却又容易辨认。

目光聚焦的那一瞬间。

将士们目光如火。

他们知道江爱剑为什么会捡起那把刀了……为什么要拿起来弹一弹……

为的就是这一刻。

佩刀完没入了二皇子的胸膛之中!

是的,完完没入!

刀头的一部分,已经穿过了后背,露了出来。

刘焕双目瞪大……始料未及地盯着江爱剑。

江爱剑的眼中含着笑意,双手紧握刀柄,将这把刀牢牢地送入了刘焕的身体之中。

刀头沾满鲜血。

嘀。

嘀。

一又一滴的鲜血,从刀尖上随风滑落。

坠落在石板上,溅射出硕大的梅花点,殷红夺目。

顺天苑中静得可以听到鲜血滴落的声音。

冷罗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是微微惊讶,抬起手来,警告道:“谁若敢动,冷某便杀谁。”

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动。

江爱剑依旧是眼中含着笑意,看着刘焕……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爱剑呵呵笑了出声。

吊儿郎当,却又有些凄然。

角落中不敢出声的四皇子刘秉,惊得抬起手,却好像又被什么卡住了嗓子,什么话也没说,无奈摇摇头,手臂落了回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己选的路,哪怕是跪着也要走完,即便是死也不怨天尤人。

咳。

一道短促的咳气声……刘焕腹中最后一口气,部顺着嘴巴,蹿了出来。

还有汩汩的鲜血,顺着嘴角,不住地流。

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刘焕奋起身力气,向前一抓!

抓住了江爱剑的双手!

江爱剑没有躲开,而是向前俯身,附在了刘焕的耳边,低声细语:“景和宫千口人命,会永远看着你,赔、罪!”

刘焕双眼猛地瞪大!

江爱剑摇摇头,双掌突然冒起罡气……

砰!

刘焕倒飞了出去。

平缓落地!

身上的刀向上顶出了半截,二皇子刘焕,当场殒命。

江爱剑呵呵笑出声,恢复成原来吊儿郎当的模样。

“我不是故意的……嘿,我不知道他这么不禁捅啊!”江爱剑连忙回到狴犴的身边。

明世因和小鸢儿,昭月无语地看着江爱剑。

昭月虽然在名义上和他们关系不浅,但实在没怎么相处过,谈不上有什么难过,加上刘焕的做法实在过分,死了,反而觉得解脱。

“剩下的人怎么处置?”明世因来了兴致。

看着鼻孔对人的狴犴,明世因兴奋异常。

就特么喜欢这种仗势欺人的感觉。

哦不,仗……仗兽欺人的感觉!

……

与此同时。

陆州驾驭着白泽,掠过丛林。

也也不知追了多久……只感觉到越来越近。

同时心中盘算着。

以虞上戎和司无涯的速度,绝对不可能是白泽的对手。

就这么追!

孽徒,看你们往哪里逃。

白泽领会了主人的意思,掠过山峰,穿过树林。

“不对。”

陆州忽然叫停。

白泽停了下来,抬头发出响亮的声音——

声浪以极可怕的速度宣泄了出去。

……

虞上戎和司无涯始料未及,身形下坠!

好在虞上戎修为精湛,吓了一大跳之后,立马调整,缓缓落地。

“二师兄,别慌!”司无涯落地,目光扫向上方,双眼睁得老大,看着天空。

虞上戎面色平静:“没慌。”

“好像没追来。”

“追来也无需害怕。”虞上戎淡定自若。

司无涯:“……”

想了想,司无涯觉得不妥,又道:“二师兄修为深厚,自然不怕,主要是我这神咒刚解开,有些不舒服,还请师兄带我一程,快些离开。”

“也好。”虞上戎很爽快地答应了司无涯。

司无涯还没回应。

虞上戎的罡气便已经将他环绕。

两人朝着云怒林地飞去。

一边飞行,一边回头看。

“师父应该没追来。”司无涯看着后方。

虞上戎点点头,疑惑道:“你的神咒解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司无涯回想起在楼阁中看到的那一幕,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

“无论如何,能解开便好。”虞上戎说道。

两人一路疾飞。

司无涯看着前方,有些疑惑地道:“二师兄这是要去哪?”

“云照林地。”虞上戎很平静地道。

“现在?”

“现在。”

灯笔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