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酒店。

   助理敲门走进房间,“迟总,已经收到了一笔投资。”

   他把协议递给迟易恒,上面有向弘的签字。

   他一开始不是拒绝了吗?

   “这家公司什么来头?”迟易恒皱了皱眉。

   “法人代表是向弘,但是我查到目前股份占比最多的是慕煜行。”

   闻言,迟易恒笑了笑,“口是心非,既然舍不得我抓了温静,最后还不是妥协了。”

   “给我联系慕煜行,我要见他。”

   下午,酒店餐厅。

   慕煜行的车停在酒店门口,白衣黑裤的男人优雅走来,迟易恒眯起眼,薄唇勾起几分笑意。

   “慕先生可终于露面了。”

   “既然现在已经收到融资了,请迟先生放了我太太。”慕煜行坐下,眸光犀利而淡漠。

   清纯碎花裙可爱妹妹清凉悠闲惬意写真

   “啧啧,慕先生果然爽快,不过既然慕先生愿意投资,那不如继续看看这份计划书,目前来看,五千万有点捉襟见肘。”

   慕煜行垂眸,没有拿起来,嗓音极冷,“按照耀科的评估,五千万已经给多了,怎么,迟先生这是要狮子开大口?”

   没想到慕煜行直接反驳,迟易恒有些愠怒,现在明明是他在威胁慕煜行!

   “慕总要是不答应长期投资,那我们就没必要再继续谈了!”话落,迟易恒站起来便是要离开。

   他走得很慢,一直等着慕煜行妥协,可是,没有!

   高谦很快过来,弯腰在慕煜行耳边道,“慕总,刚才已经确定的太太的定位,是假的。”

   闻言,慕煜行握着酒杯,眼底的阴鸷蔓延,红酒被他晃得洒了出来,殷红如鲜血。

   “跟踪迟易恒,仔细盯着。”

   安宁路小区。

   面前的餐桌上放着打包回来的火锅,现在正在煮着。

   吃饭的时候她可以暂时获得自由,只是范围有限。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温静抬眸,是迟易恒。

   “等我?”迟易恒在她对面坐下。

   “做梦。”温静怒声道。

   “我也以为是做梦,竟然还能跟一起坐下来吃火锅。”迟易恒脸上露出笑意。

   上一次两人一起吃火锅,已经是三年前了。

   温静低着头,始终面无表情。

   迟易恒还记得她的口味喜好,这几天安排的用餐都是她喜欢吃的。

   可要不是他威胁,她根本一点都不想吃。

   “我今天和慕煜行见面了。”迟易恒开口。

   温静脸上这才有了些表情,眼底的担忧浮起。

   这样的神色,让迟易恒一怒,“怎么,担心?”

   “是的。”温静坦然地点头。

   她不希望慕煜行因为她而答应迟易恒什么,迟易恒能为了权势抛弃她,足以证明他的贪欲。

   迟易恒冷笑了声,“担心他,他可不会担心。”

   温静抿唇,不发一语。

   “失望吧?看来在他心里,也根本不重要。”

   “关屁事。”温静怒声道。

   “脾气怎么这么大了?温静,我还是喜欢以前的。”迟易恒皱了皱眉。

   以前的温静,可从不会这样和他说话。

   温静深呼吸,她没脾气也被迟易恒逼得要发飙了!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