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咯咯一笑:“是啊,我家就在汉代地宫镇上啊,听说国家要建设,我们准备搬迁呢。”

方川听了,这才一愣,笑道:“哈,原来你是拆二代啊。”

“八字没一撇呢。”

安安红着脸,然后抬起头,又看着方川:“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是的,我们就是去地宫旅游的。”方川笑了笑。

安安顿时心跳加速,看了看方川,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心情不能自已。

难道,这就是缘分吗?

她连忙道:“那……我们一起回去吧……我是说,我给你们当向导好不好?”

“我也要,我也要。”安小军连忙摆着手,激动地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一边玩去。”方川开玩笑地说道。

“哼,我就要。”安小军连忙道,“不让我去,我就告诉妈妈,姐姐你谈恋爱了。”

“噗……”安安刚拧开瓶子,喝了一口,听到安小军的话,直接喷了方川一脸。

清丽脱俗白净和服美女居家图片

那水雾,夹杂着她的香气……

方川也没躲避,然后就看到安安捂着嘴,一脸不知所措。

“啊,对,对不起。”安安惊慌失措,连忙跌跌撞撞,从兜里掏出她的手绢,在方川脸上胡乱地抹着。

“别戳我鼻子,啊,我眼睛……”方川一阵郁闷。

等安安手忙脚乱,把方川脸上的水擦干净,方川白净的脸,也被弄得通红。

安安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第一次见面,就喷人家一脸水,还把人家脸弄成这样。

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方川笑了笑:“不要在意。”

安安讪讪一笑,回头恼怒地看着小军:“你再这样,我就不带你出来了!”

“好吧。”安小军缩了缩头,然后对方川吐一下舌头。

安安又回头:“方川,对不起。”

“不要道歉了。”方川淡淡一笑,“休息一下吧,还要坐这么久的车呢。”

“嗯。”安安尴尬地笑了笑,也不敢跟方川说话了,只觉得糗死了。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车站的广播开始通知他们这一趟车检票,于是大厅里再一次骚动起来。

之前检票口前就站了四条长龙,现在人们走过去,那检票口顿时被挤满了!

方川跟安安他们一起,也来到了检票口,排了队,等了好半天,才在拥挤的人群中,进入了站台。

这列车的人太多了,安安跟安小军两个人,如同河水上的浮萍。

幸好有方川在场,用真气保护他们,让他们不至于被人推挤。

可是,这一路上复杂的气味,也让他们够受的。

又等了一会儿,他们才上了车,那场面,就跟打仗一样,一个个背着行囊的人,用力往里面挤。

不过,在方川面前,他们也没有办法,碰到方川他们一丝一毫。

无论后面的人怎么挤,就是靠不近方川的身。

很快,他们找到了位置。

只是,这一次没有那么巧了,他们虽然在同一个车厢,却没有挨在一起。

方川把他们兄妹护送到了座位上,也就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唉……”安安一脸失望。

安小军人小鬼大,连忙道:“姐,你是不是傻,喜欢那个哥哥,你就过去跟他一起坐啊。”

“你才傻!”安安白了一眼安小军:“现在车票这么紧,人家旁边的位置,肯定有人。”

“笨。”安小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换位置啊。”

“啊!”安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随即又道:“可是,我这样过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安小军摇头晃脑地说道。

安安一咬牙:“好,我们过去换位置。”

她毅然决然,鼓起勇气,连忙往方川的方向走过去。

但是,当她刚起来的时候,旁边一个衣着普通,身上带着烟酒味很重的中年男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呀,你!”安安有些急了。

那男人一副无赖模样,露出黄牙,冷笑道:“你什么你?你起来了,这位置就是我的了。你有本事,跟我挤一下呀?”

他说着,屁股挪了一下,让出一点位置,一脸得意,拍了拍位置。

安安知道,她遇到无赖了。

可是,她涉世未深,又不懂怎么处理,急得快哭了。

众人看到眼前一幕,也不由摇头。

一个女孩子,怎么跟一个老赖皮争?就算是一些年轻小伙子,你也不一定争得过。

“这位置是我的……”安安连忙道。

“我让你跟我一起坐啊。”那中年男人一脸无赖加嘚瑟。

“你——”安安感觉很无奈,打算过去,站在方川那边算了,跟这种人争恐怕也没办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一只手拍在了那中年男人的肩头上。

“老头儿,给你三秒钟起来,不然我把你扔出这节车厢。”方川淡淡一笑,走了过来。

在他身后,是两个年轻人。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说话?”这中年男人冷笑一声,丝毫没有把方川的话放在心上。

哗的一声,这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川一只手提起来,先是一扔,扔在了地上。

然后,他回头,对那两个年轻人道:“就是这个位置,换一下,谢谢你们了。”

“不,该谢谢你。”那两个年轻人连忙笑道。

原来,方川主动给钱,让这两个人换了位置。

方川随后,又提起那中年男人,走到车厢外面,随手一扔,把那男人扔了个七荤八素。

他拍了拍手,看着那男人:“如果你敢进这车厢一步,我让你下半辈子在轮椅上过日子,说到做到。”

他这话一说出来,那男人顿时浑身一凛,有些害怕。

方川冷笑一声,然后回头,就看到安安那感动得红扑扑的脸蛋,以及小军那一脸崇拜的样子。

他淡淡一笑,挥手道:“有我在,谁能欺负你们,走吧。”

说着,他领着安安姐弟,穿过人群,来到了座位旁。

他们是在动车的ABC号,玉阳子一个人在D号。

安小军喜欢窗边,就坐了里面,安安坐在中间,方川就在她的旁边坐下。

安安的心,仿佛有一只小鹿在用力地拱。

这可有两天一夜啊,时间好长!

Tagged
Menu